西贝酸奶屋首店关停!目前仅剩两家门店

发布时间:2021-03-04  来源:  作者:木木

最近有网友发现,西贝酸奶屋中骏世界城店悄悄关停了。曾经登上大众点评饮品店首位的西贝酸奶屋怎么了?具体详情请看红餐网《每日热讯》。

西贝酸奶屋北京首店停业  

全国仅剩2家门店  

继小贝肉夹馍后,西贝酸奶屋也要倒了?

近期,有媒体报道称,西贝酸奶屋位于北京中骏世界城的首家门店停业了。

据红餐网(ID:hongcan18)了解,西贝酸奶屋首店于2019年开业,开业不久就迅速登上大众点评周边饮品店第一位。然而至今不到两年,西北酸奶屋仅剩下两家门店。究竟发生了什么?

首先是品牌定位的问题。西北酸奶屋提供酸奶DIY服务,同时还有肉夹馍、烤串、沙拉等产品供应。最初,西贝创始人贾国龙试图“以饮带餐”,但大众更多还是将西贝酸奶屋定位为饮品店,“餐”的销售占比一直没突破40%。

其次是性价比问题。大众点评上,不少消费者的评价提到了“价格贵”“分量小”。还有消费者称,刚开业时西贝酸奶屋的DIY散装酸奶33元一斤,后来涨到了60元一斤。“大家都觉得贵,口味上和其他的酸奶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价格几乎是超市、便利店的3-4倍。”

除了酸奶,西贝酸奶屋的其他产品也没有逃开“贵”的标签。根据大众点评网,在西贝酸奶屋房山奥莱店,一个藤椒鸡肉肉夹馍的售价为16元,而一般消费者对肉夹馍的心理价格预期在10元以内。

对于西贝酸奶屋,贾国龙承认自身策划能力存在问题。但他对不断尝试依旧保持乐观态度:“酸奶屋又是一次不成功的探索,但也可以说是成功的,因为它成功地让我们知道,这不是我们要的。”

目前,西贝酸奶屋在北京、上海还各有1家门店。

海底捞发布盈利警告  

2020年度净利润同比下降90%  

3月1日,海底捞国际控股有限公司(06862.HK)在港交所发布盈利警告,预期截至2020年12月31日年度净利润相较去年同期下降约90%。

公告显示,净利润预期下降的主要原因有两方面,一是受疫情影响,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及其后疾病预防措施以及全球各地国家及地区对消费场所实施的限制对营运造成重大影响;此外,因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波动而出现的净汇兑损失约2.35亿元,也造成净利润下降。

海底捞财报一出,随即引起业内热议。

豪虾传创始人蒋毅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投资机构对于海底捞的全年盈利情况应该早有预知。而比起看到海底捞利润下滑就幸灾乐祸,餐饮同行更该去思考资本看好海底捞的原因,毕竟在海底捞利润下滑的同时,其市值是在逆势增长的。

据红餐网(ID:hongcan18)了解,2020至今,海底捞股价累计涨幅超过120%。截至2021年3月2日,海底捞的总市值已达3680.85亿港元。

“绝大多数餐饮从业者,分不清‘赚钱’和‘值钱’之间的差异!把赚钱等同于值钱,或者认为赚钱就值钱,实际上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与其当个围观者、局外人,红餐君觉得蒋毅的这句话更值得深思。

千元订单配送费5元为乌龙事件  

外卖小哥:当时看错了  

早间,#千元订单配送费5元#一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事件起因是广州一外卖小哥在网上吐槽称,有客户一次性在喜茶店下单上千元,但外卖配送费才5元。据视频显示,外卖小哥的电动车上挂满了外卖,手里还拎着两袋奶茶。

对此,平台客服回应称,配送费是根据距离计算的,但外卖骑手可以申请补贴。在平台上,用户实际支付金额减去用户支付的配送费不低于80元的话就会给予外卖骑手奖励,由系统自动计算得出。

3月 1 日,当事外卖骑手对事件作出澄清致歉,称 5 元配送费是由消费者支付给商家的,不是骑手本人收到的配送费。

△图片来源:摄图网

“当时是自己看错了。”骑手表示,配送费其实是 9.4 元加上大额订单 5 块钱。而且当天后台发现了订单量较大,也及时派了另外一个骑手过来支援,事后这位骑手也得到了相应的补助。

他还补充道:“其实平台对于这种大额订单都是会有一定补助的,发放方式都是在月底发到工资卡上面。由于自己没有核实清楚,给大家造成了错误的引导,这里十分的抱歉。” 

不少网友认为,这么大的订单,即便是14.4的外卖费,付出和收入也不成正比。但也有网友表示,无论外卖费多少,订单都不应与外卖额挂钩,按重量算更合理。

食客摔伤餐厅担责吗?  

律师:哪出事哪负责已不是必然  

食客左脚拌右脚摔倒了,餐厅需要负责吗?不久前,黄伯在广州某家餐厅摔倒骨折,餐厅将其送医,垫付医药费后与家属就后续治疗费用发生了争执。

家属认为,人在餐厅摔倒,餐厅就该负责到底。而餐厅方面表示,黄伯并非因为餐厅安全隐患摔倒,因此拒绝支付后续治疗费用。

据餐厅方面提供的监控视频显示,黄伯摔倒与餐厅无关,且餐厅已在事发地树立“小心地滑”的黄色警示牌。最后,在法律顾问的调解下,家属接受了餐厅已垫付费用为全部赔偿金额。

△图片来源:摄图网

法律顾问黎斌分析,以前,餐厅作为经营者应当负担的安全保障义务的范围比较笼统,一旦在餐厅发生事故,基本上都会认为餐厅需要负担安全保障义务的责任。但近年来,“在哪出事由哪负责”的基本判决认定已有所变化。

荔湾区法院曾在类似案件的判决书中提到,即使危险因素由餐厅制造,但如果危险因素未能超过社会一般认知的情况下,餐厅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在红餐君(ID:hongcan18)看来,餐企很难判断危险因素是否超过社会一般认识,不过定期检查安全设施、做好店内防滑及安全提醒,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科脉获腾讯亿元投资  

将加码布局智慧餐饮  

餐饮智慧化进程正在加速。

近日,智慧零售餐饮数字化服务商科脉宣布完成来自腾讯的亿元级新一轮融资。科脉表示,公司已进入快速扩张期,本轮融资主要用于持续加大产品和核心技术的研发投入,创新数字化整体解决方案、扩大业务规模、市场深度覆盖等业务经营活动。

△图片来源:科脉官网

据红餐网(ID:hongcan18)了解,科脉是创立于1999年的数字化服务商,为餐企提供POS-ERP软件、聚合移动支付、全渠道营销及大数据运营等数字化全方位服务,曾与探鱼、香他她、翠华茶餐厅、德庄火锅等品牌达成数字化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目前,科脉在全国已拥有超过40万家实体门店客户,1000余家合作伙伴服务网点。

注:本文由红餐网整合新京报、市界、信息时报、企业观察家及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标明来源。也希望广大读者在评论区留言,为广大餐饮人提供更多更宝贵的建议。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2012 久乐团(http://www.9letuan.com/)版权所有 使用久乐团前必读
京ICP备12048449号-2